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es

@-@

 
 
 

日志

 
 
 
 

蒋介石在天堂与孙中山的交谈  

2012-03-23 17:45:17|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zz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872d00100hqm7.html

     蒋中正“崩逝”(是的,当时的报纸用的就是这个充满了皇权帝制意味的封建字眼)后,“副总统”严家淦继任,但实权却在“行政院长”蒋经国手上。严家淦可说是虚位“首脑”,当时都叫他“YRSMAN”。虽然两年后蒋经国的接班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事,但还有不少人不太满意,不知道蒋家王朝还有多久。当初有个政治笑话是这么说的:蒋介石去世后,不可避免地在天堂遇见了“国父”孙中山先生。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孙中山非常关心“中华民国”的状况,于是问老蒋——“我死后,中华民国有没有行宪啊?”

    蒋介石马上回答:“有啊!有行宪,有行宪啦!”

    孙中山又问:“那第一任总统是谁?”

    蒋介石回答:“是我。”

    孙中山心想,老蒋一统江湖,确实当得,又问:“那第二任呢?”

    这时老蒋不太好意思说还是自己,可又不大想说谎对不起“国父”,于是回答:“于右任(余又任)。”

    孙中山高兴地说:“不错不错,书法家当总统,文学治国。那第三任又是谁呢?”

    蒋中正脑筋一转,机智地答道:“吴三连(吾三连)。”

    孙:“嗯,舆论界有人出任总统,也好,那下一任又是谁?”

    蒋:“赵元任(照原任)。”

    孙想了一想说道:“很好,语言学家当总统。那第五任呢?”

    蒋:“走……是赵丽莲(照例连)。”

    孙中山开心地说:“太好了,连教育家也做总统了,真是越来越进步了。”

                    摘自《我们台湾这些年:1977年至今》廖信忠著 重庆出版社出版

 

    于右任(1879年5月8日-1964年11月10日) 陕西三原人祖籍泾阳原名伯循字诱人。中国同盟会早期成员,曾在日本留学,担任豫晋秦陇同乡会会长。辛亥革命时期著名的报刊活动家、教育家。民国时期的政治人物,受到国共两党共同尊重的长者有两人,一为孙中山,一为于右任。

    身为国民党监察院长的于右任,生活俭朴,家里除文房四宝外,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身上穿的是土布袍子,鞋袜也是土布做的。于右任曾对人说:“我生平没有钱,年轻时以教书为生,现在仅拿公务员的薪水,所有办公费、机密费一概不受。袋里从不带钱,身上只有一个褡裢袋。别人的袋子是放银子的,我的褡裢袋只放两颗图章,参加任何文酒之会,或者有人馈赠文物,我别无长物为报,只好当场挥毫盖上两个印就算了。”

  19483月,国民党当局强行举行所谓的国民大会。根据1946年制定的宪法,这次大会要选举总统、副总统。于右任在国民党内威望甚高,加上为人正直,许多人希望他能出来竞选副总统。竞选期间,一些人公开用钱买票,在各大酒楼开流水席,轮番宴请各地代表,还有的派说客携带衣物、食品、票子、金条四处串连,收买代表。于右任没有钱,决定给每位国大代表送一幅条幅。他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写了近两千幅“为万世开太平”的字画,另备两千张签名照片,放在家中的客厅里摆着,使来看望他的“国大代表”人手一套。有的人不明于右任的这种做法,问他:“于院长,人家送金条,你用什么打发我们啊?”他听了,幽默地说: “我也用条子打发你们(指字画)。”后来,有人问于右任:“你这条子抵得上金条吗?”他说:“为万世开太平几个字,肯定比金子值钱。”由于于右任没有请客送礼,因此,在第一轮投票时,于右任只得票493张,位居第四。落选的第二天,于右任去开会。当他走进会场时,支持他的代表起立鼓掌达10分钟之久。

  1964年,于右任从蒋介石的人事布局中,看出蒋经国要接老子的班了。有一天,蒋经国来看于右任,并对于说:“许多人有于老的条幅,我却没有,可否题赠一副条幅给我作纪念?”蒋经国的要求,正合于右任的心意。经过思考,他给蒋经国书写了一副条幅:“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于右任书写的这14个字,显然是说当今天下之利是国家、民族之利,即将来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万世之名,自然是为国家统一做出了贡献,留名青史,名扬万代。据说,蒋经国看了这副条幅后,很高兴,当即向于右任表示,这副条幅要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于右任的条幅在蒋经国的办公室挂起来后,很快在台北高层传开,而且作各种解读的都有。一些喝墨较多的人看到这副条幅后,无不佩服于右任这副条幅的文字功力及深远意旨。此条幅的另一高妙处是政治立场不同的人,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于右任到了晚年,对大陆及家乡极其思念,有时甚至夜不能眠。1962年1月24日,于右任写了一首情深意长、影响海内外的哀歌《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至今感动着海峡两岸的中国人。19648月中旬,于右任因病住进台北荣民总医院。于右任入院后,病情日重,但他仍时刻不忘国家的兴衰与统一。 19649月的一天,于右任的老部下杨亮功去看他。于很高兴,似有许多话要对杨讲。由于病重及喉咙发炎,想讲的话无法讲出来。杨亮功见于右任很想讲话,拉着他的手问道:“院长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于右任伸出一个指头。杨亮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问道:“院长,我不知你讲的是什么意思,你用笔告诉我行不行?”于右任点头同意。杨亮功递给于一枝笔,不料于右任握不住,无法写出来。过了一会,于右任又向杨亮功伸出三个指头,杨亮功又问:“院长是不是对举债赴美国留学的三公子于中令放心不下?”于右任摇头,表示不是这个意思。杨亮功只好对他说:“院长,等你身体好一些后,我再来问是什么意思,行不行?”于右任点了一下头。此后,于右任的病一天重一天,并陷于昏迷。19641110日,于右任与世长辞,终年86岁。

  于右任去世后,杨亮功向几个朋友讲过此事,请他们帮助解开此谜,没有一个人能解。后来,陆铿去看杨亮功先生,杨又将此事告知了陆铿。于右任留下的这个谜团引起了陆铿的兴趣。陆铿左想右想,觉得应该这样去理解于右任的“一个指头、三个指头”:将来中国统一了,将他的灵柩运回大陆,归葬于陕西三原县故里。陆铿与一些友人谈了自己的看法,得到多数人的赞同。  

 

    吴三连(1899年11月15日—1988年10月29日)台湾台南学甲人,台湾省前省议员、前台北市市长、自立晚报、台南纺织创办人,也是台湾日治时期与战后台湾民族运动、社会运动及政治运动的先驱人物。

 

    赵元任(1892—1982 2.25) 汉族,字宣仲,又字宜重,江苏武进(今常州)人,生于天津。1910年为游美学务处第2批留学生,入美国康奈尔大学,主修数学,1914年获理学士学位。1918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19年任康奈尔大学物理讲师。1920年回国任清华学校心理学及物理教授。1921年再入哈佛大学研习语音学,继而任哈佛大学哲学系讲师、中文系教授。1925年6月应聘到清华国学院任导师,指导范围为“现代方言学”、“中国音韵学”、“普通语言学”等。1929年6月底国学研究院结束后,被中央研究院聘为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兼语言组主任,同时兼任清华中国文学系讲师,授“音韵学”等课程。1938年起在美国任教。

 

    赵丽莲(1899-1989) ,女,广东新会古井人。出生于美国纽约洛克威尔中心。父赵仕北,中国同盟会会员、孙中山的挚友。母白薇熙,德裔美籍、医学博士。1948年8月,赵丽莲应原北平女子文理学院院长许寿裳之邀,赴台湾任教。先后执教于台湾师范学校及任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并在台北“中国广播公司”主持“空中英语教室”节目和中华电视台开辟“鹅妈妈(赵丽莲)教室”节目,教授儿童学英语,一直坚持40年之久。

  评论这张
 
阅读(8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