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es

@-@

 
 
 

日志

 
 
 
 

[转帖]地震的预测概率与预报  

2013-05-24 01:18:54|  分类: 地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博

  2008年5月12日我国的汶川发生了8级特大地震,让我们在一瞬之间失去了近八万名同胞。发生如此巨大的人间灾难,所有的人无不为之惊叹、惋惜。地震之后,人们多么希望地震的发生能够被准确的预报出来啊!

  然而,现实是无情的,就我们人类的现实的科学技术水平来说,我们必须要承认地震还不能够被精确的预报出来。当然,我们说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下地震还不能被精确的预报出来,并不代表说地震就绝对不能预测。和世界上的很多事物一样,在搞不清机理的情况下,根据一些地震发生前后的普遍自然现象,从统计学的角度也能对地震的发生作出一定的概率预测。我们国家也曾经用这种方式,成功的避免了1975年辽宁海城的地震伤害。然而,几乎就在我们总结、推广成功预报地震经验的同时,1976年就在我们毫无准备之下突然发生了唐山大地震。

  根据对以往地震发生时的一些现象、经验,进行地震的概率预测和地震预报之间是不能完全等同的。这主要是因为目前人们对地震概率预测的准确率确实还非常的低,以至于如果我们把这种低水平的预测作为预报发布的话,其多次谎报的损失和破坏性,可能远远超过一次真正的地震。

  在这种局面下,一些喜欢自由探讨地震预报的民间科学家与政府的地震管理机构,对地震的预测与预报的看法,显然会截然不同。因为“民科”们可以自由的发表各种看法,不断地进行各种地震预报。反正预报错了别人也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人去追究。而对于国家的地震管理部门则完全不同了。由于目前根据经验概率预测地震的水平非常低。完全可以说这种概率的准确度已经低到了任何社会根本都不可能接受(一个国家的地震部门不断的谎报地震)的水平。因此,现在全世界各国的政府地震主管部门,几乎都不认同地震是可以预报的。

  而一些不需要负任何责任民间科学家,往往坚持强调地震是可以预报的。其原意因就在于,他们不但对谎报地震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而在众多的猜测概率中,只要猜中一次就可以名声大振,甚至一夜成名。所以,每次大地震发生之后,总会有一些民科人士,跑出来喊冤。强调说他们早就预测到了这次地震,只不过因为遭受主流的迫害,没有受到地震部门的足够重视等等。然而,他们恐怕决不会告诉你,他们自己曾经几十次甚至几百次这样的预测过,而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经历。所以,我们看到的这类“冤案”一定都是“事后的诸葛亮”,因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敢在事前坚持自己的“预报”。

  上面说到的那些“民科”应该还算是一些老实人,对于他们我们既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也没有什么可表扬的。只不过由于地震预测准确的低概率和高责任就决定了,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可能采信这种低概率的预测,作为正式的地震预报。尽管由专业技术人员作出来的地震预测,可能要比“民科”的可靠得多。
除此之外,现实当中还有很多为了哗众取宠已经不择手段的地震算命先生。我为什么说这些人是算命的呢?因为他们虽然可能还不具备用简单的概率方法粗略的预测地震的能力,但是他们却有一张会算命的嘴,可以用任何已经发生的现象,解释出它所需要的内容。这就和街上一些算命先生一样,不管你抽到什么样的签子,只要你给钱给得足够多,他都能解释成你想听的内容。当前,特别能迷惑人的是,一些急于成名的“民科”,已经学会了兼职的算命变成了职业的伪科学。

  不过伪科学的算命和低概率的“瞎猫碰上死耗子”终究还是有所不同。如果我们认真一点,总能找出伪科学算命的漏洞。例如,这次汶川地震之后,看到搜狐博客上“蝶舞箫歌”网友写的《地震预报离我有多远?》一文,就是这样一篇好文章。网友的博文揭露了最近网上流行的“欲哭无泪的地震专家”中退休的老地震研究员耿庆国的《旱震关系与大地震中期预报》“6级以上大地震的震中区,震前一至三年半时间内往往是旱区。旱区面积随震级大小而增减。在旱后第三年发震时,震级要比旱后第一年内发震增大半级。”的欺骗性。

  网友质疑“2006年的8月14日,重庆处于“特旱”区,而5月12日地震是位于成都的西北。按照经纬度点的直线,重庆距汶川震中330多公里。那么,耿老先生如何根据他的旱震理论给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结论?耿老先生如何明确提出的‘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干旱的面积那么大,他是怎么确定时间、地点呢?为什么耿老先生提出的是阿坝,而不是干旱面积更大的西藏东部,或者是旱情严重的重庆呢?”

  看到蝶舞箫歌网友的文章,我觉得确实很有道理。此外,看到伪科学喊冤叫屈的《欲哭无泪的地震专家》的文章中的最后一番感慨:“我的感觉是满腔悲愤。
什么时候耿庆国、汪成民、任振球、王迪兴等一批国宝才能不受排挤,放开手脚为振兴中华效力呢?”。我确实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如此精确的提前预报出了汶川大地震,不过,为了避免“国宝”被埋没,我倒可以给那些“国宝”们一个展露才华的机会。大家知道2006年在我国川渝地区发生严重干旱的同时,澳大利亚也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的干旱,曾经导致很多森林自燃起火烧毁。现在时间已经过去2年多了,澳大利亚大陆地区至今还没有发生大地震。多好的机会啊!你们是不是赶快预测一下,澳大利亚什么时候将会发生比我国这次汶川地震还要大的地震呢?

  耿庆国先生是一位老的地震科学工作者,后来不知道是由于什么样的学术观点争论,与大多数地震科学工作者分道扬镳,加入了民科的行列,成为专门与主流科学意见对着干的民科阵营中的地震专家。专业技术人员融入“民科”,甚至变成为该专业的算命先生的这种现象,其实也并不少见。我是从事水电建设专业的,我们行业内也有某些学术上实在是搞不出来什么成绩的同志,就转而利用自己的经历和身份从事反对水坝建设工作的“专家”。例如,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就是这样一个专门利用自己的地质职业身份,制造反坝谣言的专家。在本次大地震之前,他本人以及所有的反坝人士,都无时无刻的不反复警告说:我国西南地区是地质灾害高发区,决不能建设大型水电站。

  大家可以查阅一下,范晓先生和众多反坝人士经常列举的论据就是“四川岷江上的紫坪铺水库坝高156米,库容9.63亿方,其上游还有一系列的梯级大坝,面对岷江上游曾多次发生7级以上地震的强震区和大规模山崩堵江溃坝的历史背景,一旦类似叠溪、松潘大地震的事件重演,后果将不堪设想。”。说来也巧,这次就在距离紫坪铺水库17公里的汶川,确实发生了比范晓先生多次威胁说“后果不堪设想的”松潘大地震还要大得多的8级特大地震。然而,被范晓先生作为论据反复警告的“四川岷江上的紫坪铺水库和上游还有一系列的梯级大坝”,全都安然无恙,无一溃坝。紫坪铺水库不仅没有发生任何“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还在地震中立了大功。例如,紫坪铺水库形成的宽阔水面,为地震后道路的严重塌方和空中气候受阻的救灾提供了可靠的水路保障;震后几天(5月17日)紫坪铺水电站就率先恢复发电,为灾区的抢险救灾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不仅如此,水库的11亿库容,成为目前危机四伏的众多堰塞湖的最后屏障,保障着整个成都平原免受堰塞湖溃决洪水的威胁。

  汶川大地震之后,范晓先生造谣欺骗宣传中“经常列举的典型论据”被事实所揭穿。遭受到如此大的打击,一般人恐怕都会当面承认自己失误或者从此隐姓埋名老老实实做人。而算命的先生们决不会。伪科学算命先生的与普通的“民科”的区别就在于,他不仅仅喜欢当“事后诸葛亮”,而且,还具有高度的随机应变的本事。不管露出了什么样的“马脚”,他们总能找出狡辩的“理由”来。

  例如,最近还有一些热衷于反坝宣传的媒体在报道汶川地震时,仍然,把范晓作为地质专家来吹捧,同时还有的大言不惭的照样引用范晓先生的那段刚刚被揭露了的“名言”。不过,机智的算命先生已经巧妙的把原因和结果换了一个位置。原来,他们分明警告大家说“西南地区地震高危,决不能建水电大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变成了他“不排除是紫屏铺水库引发了这场汶川大地震”。
言外之意就是“说不让你们建水电站,你们非要建,发生大地震了吧?给西南地区造成多大损失啊!你们看,我说得对不对?是不是后果不堪设想呢?”。

  大家领教了吧?这就是我所熟悉的领域内伪科学算命的一种骗人本事。关于地震科学的预测与预报的类似问题,我没有资格多说。这里我们只能根据我们行业的经验提醒大家,具有专业背景的伪科学算命,很可能更恶毒、更无耻、更有欺骗性。揭露他们,是每一位专业科学工作者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